并购潮连接裁员潮,半导体行业出路在何方?

2015-10-19 08:49:00
全芯编辑
转贴:
EEFOCUS
940

       莫谓世道艰难,美满终是梦幻。美国半导体厂商美满(Marvell)的手机芯片部门兜售不成,最终决定将其关闭。整个Marvell手机部门约为1200人,中国区成为此次裁员的重灾区,总共被裁人数在800人左右,除了少数员工内部转岗,Marvell手机部门中国区的大部分员工已于8月16日晚7时之前与公司签署协议办理了离职。但是当天部分员工在Marvell上海总部举行抗议活动,反对Marvell此次大规模裁员行为,要求Marvell公司“对等协商”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Marvell裁员只是开始,半导体裁员高潮或许在2016年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Marvell此次裁员的赔偿方案为N+3,即赔偿金为工作年限加3然后乘以过去一年个人的平均月薪,于8月16日晚7时之前签协议的还可以额外拿到1万元现金再加一周的薪水。业内人士多表示在半导体行业这属于平均水准之上的赔偿标准,此前摩托罗拉中国区大裁员采用N+2的标准,微软裁退原诺基亚员工时开始也采用N+2的标准,后被员工发现与德国诺基亚赔偿标准不同,才改为N+6。有Marvell中国其他部门的员工也表示一些非手机部门员工都希望得到这份“大礼包”,然后重新找工作。

       笔者辗转找到一位参与抗议行为的Marvell员工,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他表示,之所以出现抗议活动,是因为公司在裁员问题上不与员工协商,没有高层出面,只有一份通知,员工们“不少都背着房贷,平时加班这么多,最后如此处理太伤人心。”

       Marvell本有机会可以将手机部门员工妥善处理,只不过在与中资机构谈判中由于要价太高,数次错过出售机会,最后一次机会即与大唐电信的谈判,当时已经与大唐电信签署了排他性备忘录。Marvell手机部门虽然亏损,但是技术布局全面,大唐电信(联芯)缺乏的FDD与WCDMA技术都有,恰好弥补了大唐电信的短板,“Marvell手机芯片5模全球商用过的,其实是一个优质资产。”一名Marvell员工如是说。老杳认为,因为Marvell决策层的“贪婪”导致最终谈判破裂,只能选择将手机部门裁撤。

       这是一个三输的决定。大唐没能通过收购来快速补上技术短板,Marvell需要支付一大笔遣散费,谈判中不是主角的员工将面临生活动荡

       被戏称为“美国华为”的Marvell当初招人的标准甚为严格,工作强度颇大,又是少数肯把核心技术放到中国区来做的外资公司,因此Marvell工程师的素质在业内有口皆碑,所以在Marvell传出关闭手机部门消息以后,海思、展讯、联芯包括爱奇艺把招聘会放在了Marvell大门口。

       虽然上述公司已经趁此机会吸收Marvell的被裁员工,但是一次性裁员800人左右,Marvell员工中的一部分会经历相对长期的失业,甚至有些会就此离开半导体行业。

       据上海集成电路行业统计网的数据,截止到2014年底,上海从事IC设计的专业技术人员一共有23085人,这次Marvell在上海裁退的就约有600至700人。由于不景气,在此之前Marvell手机部门的系统设计与客户支持已经裁掉很多,这么多人涌上市场,一定会有一部分人会在半年以上的时间内找不到工作。

       更为可怕的是,这只是裁员潮的开始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2016年或现裁员高潮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2015年半导体并购案数不胜数,截止到10月18日,已经宣布的并购案金额已经创造历史记录,日前还在传闻ADI欲收购美信,如果双方谈妥,这又是一起百亿美元级别的并购案。市场上对这种现象做出了种种分析,此处不再展开,但是我强调一点,每场并购案的背后几乎都会涉及到裁员,尤其是双方都是巨头的大并购案,不裁员就不可能成功整合。

       降低运营成本是并购规模效应里面对于管理者的最大诱惑之一,既然需要降低运营成本,那么并购双方冗余的部门与人员就成为了被裁汰的目标,如果合并的两家半导体公司年营收都在10亿美元以上,那么双方产品线完全不重合的机会相当于零。

       去年10月赛普拉斯(Cypress)宣布收购飞索(Spansion),今年3月在交易完成后即宣布一项裁员1600人的计划。今年三起百亿美元级别以上的并购案,或均会导致千人以上的裁员发生。如今恩智浦与飞思卡尔已经正式合并,中美欧也均已批准英特尔收购Altera案,半导体是否在裁人方面创造一个新记录,等到明年就可以知道答案了。

       9月份在上海,明导(Mentor Graphics)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Wally Rhines博士曾就半导体行业并购发表过一次很有意思的演讲,在演讲中他表示并购并不会使得半导体工程师的工作机会减少,一方面随着先进工艺的发展,器件集成度越来越高,对于验证工程师的需求越来越多,2014年半导体验证工程师人数首次超过设计工程师,这个趋势还将延续若干年,因此市场对人才的整体需求还是增长的。

       此外,他给出了一张过去15年来美国电子工程师失业率统计图,显示过去15年中,电子工程师失业率一直维持在较低的水平,因此Rhines认为并购不会造成大量技术人员失业。

       不过面对史无前例的大并购,大规模裁员或不可避免。在智能手机市场放缓,新的有效需求尚未出现,全球半导体市场将何去何从?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市场波动降低,半导体要重获增长还是要在消费电子领域找到新的突破口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在九月份与Rhines博士见面时,我曾问了一个“周期律”的问题:每当经济危机来临,半导体公司总是大幅度削减产能,大量裁员,等到景气度恢复时,往往由于产能削减过多,人员过少,又不能满足重新出现的产能需求,对于需求的过于乐观又会造成盲目扩产,重新导致危机。半导体公司如何正确的对待不景气状况,以减少这种大起大落的状况反复发生。

       Rhines表示,反应过度在2008年至2009年表现的最为突出,他当时发现半导体设备的出货量与历史平均值相比过低,即使考虑经济危机的影响,这种投入也不正常,Rhines多次在相关会议上呼吁重视半导体投入不足的问题,可惜并没有引起大家对这个问题的重视,后来果然出现了明显的缺货现象。经历过这次起伏以后,半导体行业对于市场数据的预研预判更加重视,这将会对平滑半导体的波动性有很大帮助。

       2015年出现的大并购,就是半导体企业面对市场增速放缓的一个提前反应。因此有人表示,在美国半导体早就是成熟行业,虽然全球半导体的地区转移趋势尚未完结,但是现在半导体行业的主要趋势就是通过并购增强行业的集中度,降低竞争压力,放缓发展节奏,3000多亿美元也就是这个行业的极限了。

       台积电中国区副总经理罗镇球在2014年集成电路设计年会上曾表示,台积电的责任就是不断把半导体市场的蛋糕做大,未来人身上会弥漫着数不清的半导体器件,这不会仅是一个梦想,而是正在实现的途中。

       2015年初大家均对物联网与可穿戴产品寄予厚望,但是目前来看,这两者的发展不如人意。智能手机市场增速也从过去的两位数掉到了个位数,这导致各个市场调研机构纷纷下调今年半导体市场的预期,今年全球半导体销售额出现下降的可能性很大。

       今年能够保持良好增长势头的细分市场是工业电子与汽车电子,但是这两个市场的量级都无法与消费电子及通信设备相比,因此带动半导体市场增长的力量有限。

       从家电到个人电脑再到智能手机,引导半导体市场大发展的应用总是越来越贴近人类的身体。因此,可穿戴的方向也许没错,只是我们的技术还撑不起这个应用场景。

发表评论
评论通过审核之后才会显示。
updated: 2021-10-16 11:42:31